You are here: Home » 未分类 » 0820_a5169

0820_a5169

有了疑问就要设法去解决,这向来是赫云舒的处事法则。让疑问盘踞在自己的心里又什么都不做,这样的事情她是做不来的。

如此想着,她看着端坐在龙椅上的凤云歌,道:“陛下,您叫臣女来,有何吩咐?”

闻言,凤云歌笑得愈发恣意:“赫云舒,千万别装着恭敬,否则,朕会以为想算计朕。”

“有吗?”赫云舒反问道。

此刻的凤云歌是温暖的,又风度翩翩。他笑着说道:“朕说有就有。好了,不废话了,朕让来,是因为说的事情,朕已经查明了。的确,说的是真的。做凤天九的女儿,可真是此生最大的劫难。”

赫云舒苦笑了一下,说道:“可惜了,人什么都能选择,偏偏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和父母。”

“既是如此,就受着吧。觉得无忧如何?”

赫云舒长叹了一声,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见过了燕凌寒,这世间其他的男人都一个样儿,没什么区别。冯亦鸣也好,无忧先生也好,不过是俗人一个。”

不知道为什么,听赫云舒如此说,凤云歌觉得自己的心里特别堵,说出的话也分外不客气:“赫云舒,随便怎么感叹吧,总之,大渝是回不去了,燕凌寒也见不到了。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接受朕的安排。若是无事,便退下吧。”

如此,凤云歌下了逐客令。

赫云舒却是看向了他,一双大大的眼睛滴溜滴溜地转着:“陛下,凡事有来必有往,想让我选择的人,总得给我一些诚意吧。”

见赫云舒这副样子,凤云歌堵在心口的那股气突然就消散了,他嗤然一笑,道:“好,说吧,想要什么?”

光影清纯少女午后唯美动人艺术图片

“京郊的那块胡杨林。”

“平白无故的,要一块林子做什么?”

“做事总要有始有终,那些百姓没了房子,总要找个建房子的地方。”

“好吧。”凤云歌想了想,道,“明日辰时,新茗茶楼,荷花居,会有人在那儿等着的。”

“那好。还请陛下从中说情,千万不要要价太高,不然我付不起。”

凤云歌两手一摊,道:“那就不是朕需要考虑的事情了。”

赫云舒想了想,待她见了正主儿,和这正主儿讨价还价也不迟。对这凤云歌,她还真不怎么信任。

如此想着,赫云舒便告辞离开。

“等等!”

这时,凤云歌叫住了她。

赫云舒回身,看到凤云歌从高高的龙椅上走了下来,他边走边说道:“和朕一起走吧,总待在这勤政殿,终归是有些烦闷。”

赫云舒不说话,沉默的等着他。

待凤云歌走近,赫云舒的眼睛仔细地在凤云歌的身上瞧着,终于,不负她所望,她看到了一根头发。

赫云舒便说道:“陛下,您背后有一根头发,不如,我替您揪下来?”

凤云歌侧目看向赫云舒,道:“朕虽然比无忧好看,但是赫云舒,不要试图勾引朕。”

赫云舒无语凝噎,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自的人,她真的只是想揪一根头发而已。

“既是有头发,会影响朕的威严,为朕揪了它吧。”

赫云舒瞧了凤云歌一眼,他说的都是什么鬼话,一根头发,也能影响他的威仪,那他的威仪也太好影响了吧。

虽然腹诽着,但是赫云舒还是乖乖地揪下了那根头发,不过,她并没有把头发丢掉,而是藏进了自己的手腕。

二人并排走着,到岔路口的时候分开了。

赫云舒一边想着凤云歌今日的反常,一边惦记着那根头发。

和血液一般,头发也有一个人的基因,她怀疑那个阴冷的凤云歌和现在的凤云歌不是一个人,如此,就需要一些佐证。

那一次,凤云歌阴冷至极,摔碎了杯子,碎片划伤了他的手。赫云舒就拿了一个沾了血的碎片,用手腕里的DNA快速检测仪检查了一下,发现这上面的DNA和意图玷污安淑公主的那个人的DNA是一样的。

那么今日,她再测一下这头发的DNA,就会知道那个阴冷的凤云歌和这个和煦的凤云歌是不是一个人了。

若不是,那就是凤云歌人格分裂,有多重人格。

只不过,多重人格在现代还是一个新名词,在这个时代,也会有这样的人吗?

一时间,赫云舒的心里有了很多的疑问。

她不曾留意到,分开之后,凤云歌往前走了几步就停了下来,转身看着她的方向。

午后的皇宫内院,料峭的寒风拂过,晃动着树的影子,有几分婆娑。

凤云歌站在一棵树的阴影下,看着此刻缓步走着的赫云舒,不知在想些什么。

直到再也看不到赫云舒的身影,凤云歌才收回自己的视线,看向身后的内侍,道:“无忧呢,他来了吗?”

“启禀陛下,无忧先生已经来了,正在御花园的暖阁里等您。”

凤云歌点了点头,朝着那御花园的暖阁走去。

一路穿过回廊,走过宫墙,凤云歌走进了那暖阁。

暖阁之中,温暖如春,花香四溢。

一身白衣的无忧先生就坐在那棋盘之前,素白的手正执起一枚黑子,在思考如何落下这枚棋子。

凤云歌走近,道:“无忧,又在自己跟自己下棋吗?”

听到凤云歌的声音,无忧先生忙站了起来,道:“无忧见过陛下。”

凤云歌微微一笑,道:“无须多礼。朕倒是不知,这自己和自己下棋有什么意思?”

“陛下有所不知,破解别人出的难题容易,可破解自己出的难题,才是最难的。”

凤云歌在无忧先生的对面坐下,笑了笑,道:“无忧,这话,朕是越来越听不懂了。不过,朕今日找来,是有件事想请帮忙。”

“陛下有事,尽管吩咐就是。”

凤云歌想了想,却迟疑了。真的要让赫云舒和无忧亲近吗?在心里,凤云歌问着自己。

他微闭了眼睛,片刻后又睁开,似是下定了某种决心:“无忧,朕要亲近云舒公主。”

听凤云歌如此说,顿时,无忧先生剧烈咳嗽起来,怎么也止不住。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