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Home » 未分类 » 0765_a5276

0765_a5276

“好,我听你的,你放心去查案就是了。”苏遥拍着胸脯保证,“有我在,一定不会让他们少一根毫毛的。”

“多谢表哥。”

苏七转身,继续跟苏潇往楼下走。

她暗暗松了口气。

以前要面对一个喜欢打翻醋坛子的夜景辰,现在还要应付一个什么醋都吃的表哥。

是不是长得好看的男人,心眼都比较小?

到了客栈外面,苏潇已经备好了马车。

两人坐到里面,马车开始朝目的地而去。

虽然谁都没有说话,但气氛并不尴尬。

“你要的药,还差一味便齐了。”苏潇开口。

“好快!”苏七感激不已,“表哥收到消息后,便开始四处找药了吧?”

逍遥阁在四国都吃得开,能这么快把药找齐,应当是动用了所有的人脉。

在街角的咖啡店遇见你

“应该的。”

他说话简单,却能令人触动。

感激的话说太多便显得生疏了,苏七默默将他们待自己的好记下。

“对了,还未问表哥,是怎么找到他们落脚地的?”

苏潇简单说明了一番,“只可惜,还是让楚家人跑了。”

苏七笑了笑,“你没事便好,以身作饵的事太过危险,表哥以后还是不要用了。”

苏潇未答话,心底却是一暖。

很快,马车到了地方。

是一处很普通的宅子,院子里长满了杂草,可见在杀心与神秘人之前,宅子已经很久没有人住了。

宅子里一共有三个院子,数十间房。

几乎每一间房里面都有人住过的痕迹。

“你来之前,我的人大致看过,其中只有三间房比较特别。”

苏潇说话间,带苏七径直朝其中一间房走去。

房门推开,她一眼便看到柜子上放着一顶面纱斗笠。

床榻上还有一件黑色的袍子。

“是杀心的屋子?”

黑袍正是杀心当天在溪谷穿的那件。

苏七迈过门槛,先到床榻处查看了一番,袍子脱得较急,胡乱的扔在床榻上,就连被褥也没有叠过,说明杀心离开得比较匆忙。

除了这些表面上能看到的线索痕迹之外,她还在杀心的屋子里发现了一张图纸。

展开来看,正是她心心念念要找的七彩石。

苏七不禁有点怔神。

在溪谷那天,杀心表现出来的情绪证实,他与姐姐是相识的,并且,他一心想着复活姐姐。

他跟姐姐之间,究竟存在着一种什么样的纠葛?

“这块石头……”苏潇轻飘飘的开口,“出自于鬼洞,仅此一块。”

“苏遥表哥与我说过了。”苏七回过神,“这东西可以不用等到鬼洞开启,便能打开鬼洞。”

“苏遥还有一事不知道。”苏潇看着苏七,“这石头能杀人于无形。”

苏七不解的迎上他的视线,“怎么说?”

“当初先祖他们进入核心取石头,唯有先祖一人得以幸免,从此我们这一支的血液便开始不同,这石头,是先祖从一块巨石中凿下来的,核心地带,只有那一块巨石比较可疑,所以……”

后面的话,他没有再说下去。

苏七却是听懂了。

她重新看向图纸,脑海里忽地浮起两个字,“陨石。”

在现代的时候,陨石是一种极其神秘的物质,它具有辐射性,可以对任何动植物或者人类产生影响。

如果鬼洞里面存在着一个巨大的陨石,那里面的药植与外面不同、苏家的血液,以及核心处的危险等等,便都能说得通。

“什么陨石?”苏潇不禁好奇。

苏七换了一种说词,“也就是所谓的天外飞石,十分的复杂。”

苏潇低笑一声,“苏遥说你知道的多,我还以为是他在夸大,我们家的七七,果真是不同于别人的。”

苏七被他夸得小脸一烫,不好意思说,关于陨石的事,现代人几乎都知道。

杀心的房间里留下的只有这些,另外两个比较重要的房间,一个是议事的地方,另外一个是神秘人的住处。

议事的地方有不少地形图,包括他们这次行动的步骤,以及人员分布,都在图纸上有明确的划分。

苏七注意到地形图上有字迹留下,虽然写的不多,但她还是留了个心眼,把有字迹的地方裁了下来带走。

至于神秘人住的地方,大概是没有人将他的东西带走,里面的东西比较多。

有数本翻过的书册,都是一些与治理国家相关的书。

除此之外,竟然还有两张不同的人皮面具。

其中的一张,是神秘人劫走小七后用过的,另外一张倒是没有看过。

她刚想把人皮面具放回去,却发现盒子底部有暗格。

暗格打之后,里面还有两个不同的瓷瓶。

其中一个标写着‘长’字,另外一个则是‘佟’字。

长字她一时想不出与之有关的人,佟字却能马上联想到一个名字:佟陆!

她打开瓷瓶嗅了嗅,里面的药丸黑乎乎的,有好几种药材她并不熟悉。

把瓷瓶收好,打算回客栈后扔给顾隐之检查。

确定这处宅子没有什么其它特别之处后,一行人重新折回客栈。

见到苏七,苏遥屁颠屁颠的捧着一盘点心迎过来,“七七,你瞧,这是我特意为你做的点心,除了你之外,连小七我都未给呢。”

点心做成了五颜六色,香气扑鼻。

松软香脆的都有,不止好看,也极其好吃。

苏七跟小七一样喜欢银子喜欢吃,当即准备伸手去接。

然而,还没等她动作,苏潇却忽地朝苏遥开口。

“用了上好的甘汁露?”

苏遥宝贝的将点心挪到一侧,避开苏潇的视线,“就数你狗鼻子,不会做,却总能嗅出我放了什么料。”

“甘汁露是我给你的?”

“是……是又如何?”这点心可是他费了好多功夫,特意做来讨好表妹的。

“整盘点心,甘汁露最为贵重。”

苏潇忽地抬手,不知道他怎么用的内力巧劲,眨眼的功夫,点心便落到了他的手里。

他将点心送向苏七,唇角勾起一抹浅笑,“七七,送你。”

苏遥:“……”

看着苏七将点心接下,他的脸都快要黑成锅底了!

不就是用了苏潇给的甘汁露么?点心什么时候就成他的了?

“七七,点心是我送你的,你可不要听他胡说。”

苏潇唇角微勾,与他算帐,“这点心的用料费用,甘露汁占了九成多,算你劳苦费,也还有九成是我的,这点心——可不就是我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