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Home » 未分类 » 0185_a5169

0185_a5169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听到二人如此说,赫云舒即刻便握紧了双拳,克制了许久才忍住要将二人暴揍一顿的冲动。

   “怎么回事?”赫云舒脸色铁青道。

   二人对视一眼,之后燕永奇却是缩了缩脖子。

   赫云舒心里一颤,这件事,多半是燕永奇的错了。

   果然,燕永奇怯怯地开口道:“皇叔,是这样的。此前山洪暴发,碧江水暴涨,我们原本想着让粮草先行,就找了一些船先把粮草运走,没想到那碧江的水那么大,一下子连船带粮草都被冲走了。”

   赫云舒看了燕永奇一眼,道:“们?押送粮草的事情,何时需要插嘴了?”

   尔后,她目光如炬的看向李重道,道:“李将军,该不会把押送粮草的重任交到三皇子头上了吧?”

   闻言,李重道的额头上渗出了冷汗。如此说来,这就是真的了。

   赫云舒一拍桌子,厉声道:“李将军,本王明明交代过,粮草是大事,必须亲自过问,为何要将这件事交给燕永奇来办?”

   李重道头皮发麻,道:“三殿下他……”

   “在军中,只有上下级,没有皇子王爷!如今燕永奇不过是在军中随行,没有一官半职,与士兵无异,竟敢将这样重要的事情交给他来办,还办砸了,该当何罪?”

  
纯净白嫩蕾丝美眉笑容清新迷人私房照

   李重道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王爷,丢了粮草,下官罪该万死。”

   赫云舒微闭双眼,道:“这件事,军中可有人知晓?”

   “事发突然,大部分的人都看到了,瞒不住。”

   赫云舒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大军尚未开战,倒先丢了粮草,没了吃的,兵士难道还要饿着肚子打仗吗?如此,必会军心不稳。现在看来,只怕丢了粮草这件事,军中之人已是人人知晓。

   赫云舒眸光锋利的看向站在一旁的燕永奇,道:“有何话要说?”

   燕永奇沉默,不发一言。tqR1

   赫云舒冷笑一声,道:“李将军德高望重,虽是的错他却敢于承担责任,敢于认罪,而身为罪魁祸首的,竟还腆着脸站在那里,燕永奇,当真不知道什么叫做担当,什么叫做羞耻吗?”

   燕永奇其人,丢了粮草不说,犯了这样大的错还不知道认罪,当真是没半分的担当。一时间,赫云舒觉得燕永奇与尘埃中的蝼蚁无异,对他鄙视至极。

   赫云舒看向守在外面的兵士,冷声吩咐道:“来人,请军法卫!”

   所谓军法卫,是军中的一个特殊机构,惩罚的就是那些在军中犯了错的人,小到兵士,大到一军统帅。

   很快,两个军法卫的兵士手执军杖,着装严谨,阔步而进。

   赫云舒朗声道:“副将李重道,用人不当,识人不清,行十军杖!”

   “卑职谢王爷不杀之恩!”说着,李重道跪伏在地上,等着受那十军杖。

   军法卫的兵士上前,手执军杖打在了李重道的身上,他挺直了身子,哼都没哼一声。

   十军杖打完之后,赫云舒亲自将李重道扶了起来,道:“李将军,得罪了。”

   李重道连连摇头,脸上愧意毕现:“王爷休要如此说,是卑职的错,理应受罚。”

   赫云舒扶着他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尔后她看向燕永奇,冷声吩咐道:“燕永奇举止失当,酿成大错,行军杖五十!”

   看着那朝着自己走过来的兵士,燕永奇不服气的看着赫云舒,道:“皇叔,李将军身居高位,犯错了理应罪加一等,如此他也才十军杖而已,为何到了侄儿,就是五十军杖?”

   “其一,明知自己一无所能却揽此大任,是为不智;其二,犯此大错却全无承担之意,是为无德;其三,无理而狡辩,是为不敬;其四,胆敢质疑军法卫行事,是为不忠;其五,丢失粮草,以致军中人心惶惶,战前乱了军心,本王杀了都不为过。这五十军杖只是以儆效尤,之后,本王会将的罪名据表上书,报之皇兄,至于最后的罪名,由他来定夺。”

   闻言,燕永奇顿时便慌了,受军杖什么的,顶多不过是皮肉之苦,可若是将这件事呈报给父皇,那么他在父皇心中的地位,必将大大折扣。这是他最不想看到的事情,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痛声道:“皇叔,我知错了,您怎么罚我都可以,但不要将这件事告知父皇,如何?”

   赫云舒冷笑一声,道:“可真是异想天开,当真以为在这军中本王可以一手遮天吗?军法卫,行刑!”

   燕永奇起身退后,竟是张口唤来了自己的暗卫。

   暗卫即刻出现,与军法卫的士兵对峙着。

   赫云舒冷然一笑,看向那两个军法卫的兵士,道:“之后该如何做,不用本王教们了吧。”

   那两个军法卫的兵士应声点头,之后便走出了房间。

   赫云舒瞥了他一眼,之后便走了出去,去解决粮草欠缺一事。

   屋内,李重道看着燕永奇身边的暗卫,摇了摇头。那眼神,犹如在看一个死人。

   燕永奇不解其意,上前拦住将要出门的李重道:“李将军,您为何摇头?”

   李重道看向燕永奇,道:“三殿下,难道您不知,军法卫可直接上达天听?方才您受了这五十军杖还好,您可倒好,先是和王爷力争,之后又拒绝接受军法卫的行刑,这等罪名,和谋反无异。您自求多福吧。”

   燕永奇怔立在原地,良久之后,他回过神来,看着身后的暗卫,怒斥道:“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本皇子这件事?还有们,为什么要出现?”

   暗卫们低着头,默不作声。

   咆哮过之后,燕永奇渐渐安静下来,一个毒计在他的脑海中慢慢成型。

   外面,赫云舒已经找到了负责封城军需的将官,道:“去将之前从大蒙那里弄来的牛羊全部杀掉,中午犒劳大军,每个人的分量要足,不可出现半分的克扣,不管是谁问起,只管告诉他们,军粮充足。”

   那将官听令而去,按照赫云舒的吩咐去做事。

   算算刚收上来的粮食,尚可以撑过明日。可明日之后呢?即便此时上书朝廷,请求运粮,至少也需要八天才能运来。眼下,这八天,该如何撑过去呢?

   赫云舒回到房内,将燕永奇一事和缺粮的紧急情况一一写明,命人即刻快马送到京城。尔后,她展开地图,想看看附近有没有什么储粮之地。

   这一看,还真被她找到了一处,在距此一百余里的明城,有一个大的粮仓。此前大蒙和大渝之间并无战事,两边的百姓可以互通有无,故而便有商人囤货居奇,在这里建了一个大粮仓,将内城里的粮食拉到这里来卖。

   赫云舒的手指在明城的地方点了点,看来,她该出去一趟了。

   躺在床上的苏傲宸见状,皱了皱眉,道:“发生了何事?”

   赫云舒叹了一口气,道:“燕永奇那个蠢货,把十万大军的粮草给丢了。”

   听罢,苏傲宸腾地坐起身,额头上青筋暴起:“这么个蠢货,杀了没有?”

   赫云舒瞪了他一眼,道:“他是燕皇之子,想杀?哪有那么容易?不过,他抗拒军法卫行刑,很快这件事陛下就能知道了,他如何做,就是他的事情了。咱们这位陛下号称公允,这一次,我倒要看看,事关自己的儿子,他能不能做到公允。”

   尔后,赫云舒收拾停当,带着几个随从出了城,并未惊动其他人。

   她不知道的是,有几人看见她出去,眼神里流露出一种阴谋即将得逞的快意。

   赫云舒出了封城,一路快马加鞭,在日暮时分到达了明城,去明城之后,她径直找到了那储粮的大户,王家。

   那王家的当家人是一个中年的富态的胖子,乍一看,便是一个圆滑的人物,他自称叫王伦。

   为了以防万一,赫云舒并未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假称自己是大渝的商人,在军中有些关系,想趁着战乱发一笔横财。毕竟,战乱之时,人人都想着囤些粮食,免得挨饿。这是人之常情,说出去也不怕惹人生疑。

   当她报出自己要买的粮的数目,那王伦眼睛一跳,颇有些疑惑地看着赫云舒。

   “阁下只怕不是商人吧?”

   赫云舒顿了顿,打起了太极,道:“是与不是,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王掌柜愿不愿意卖粮。”

   王伦慢悠悠地端起了桌子上的茶杯,轻抿了一口,道:“若是老夫不愿意呢?”

   赫云舒笑笑,肯定道:“不,会愿意的。”

   正所谓非常时期,她自然要采取非常手段。她既然来了这里,就抱着要将事情办成的念头。明着办不成,暗着采取一些手段就是了。虽然这手段,不怎么光明。

   见赫云舒如此说,王伦微微诧异。

   就在这时,负责掌管仓库的管事急匆匆地走了进来,气喘吁吁地凑在王伦的耳边悄声说了什么。

   王伦听罢,脸色剧变,愤怒的看向了赫云舒。

Tags: